滴滴顺风车出事故保险公司拒赔 车主一审二审均败诉

“85后”小伙宋某最近摊上一件糟心事,开“滴滴顺风车”才接了11单生意就出了车祸,车辆维修费得13万余元。

“85后”小伙宋某最近摊上一件糟心事,开“滴滴顺风车”才接了11单生意就出了车祸,车辆维修费得13万余元,但保险公司拒绝赔付,因为他的私家车参与营运。宋某将保险公司诉上法庭,市中级法院昨日披露,法院一审、二审先后驳回宋某的诉讼请求。


滴滴顺风车闯祸,滴滴平台撇清关系

2015年7月,在一家国有企业上班的宋某看到朋友们业余时间跑“滴滴”收入不错,也筹钱买了一辆二手的沃尔沃 S60汽车, 在网上注册“滴滴打车”司机跑“私活”。
8月15日零时20分,宋某通过”滴滴出行“软件的”顺风车“平台,与乘客陆某联系并协商将陆某从群星城送到仁和路,”滴滴打车软件自动计算出的车费为10元。
当车行驶到团结大道仁和路地铁口时,宋某没有注意到前方有个大坑,汽车一头扎进坑中,导致前轮胎爆胎、安全气囊打开,车头严重毁损。幸亏他与乘客陆某伤势不重。交警部门现场勘察,认定宋某负事故全部责任。
宋某称,截至本次事故发生前,共通过“滴滴”平台接单11笔,收取了10笔费用,发生本案事故的一笔未收取费用;每次都是由乘客按照“滴滴”软件算出的费用支付车费给“滴滴”,“滴滴”再打款到他的户头上。但此次事故发生后,“滴滴”平台运营方迅速在后台撤销了他的所有注册和交易信息。

私家车营运,保险公司拒绝理赔

事故发生后,宋某送车去维修,维修公司预估维修费用13万余元。宋某庆幸自己的车辆在人保财险公司办了交强险、机动车损失保险、第三者责任保险等险种,共计6000余元。
人保财险武汉服务部工作人员前往事故现场勘察,并对宋某车辆上的乘客陆某作了谈话笔录,陆某承认,他是通过“滴滴打车”软件上的“顺风车”平台叫的车,约定10元钱送达目的地。
人保财险武汉服务部调查后认为,宋某购买保险时,申报的汽车使用性质为“家庭自用汽车”,保单上有特别约定:该车出险时,如为营业性用途,公司不承担一切赔偿责任。宋某驾驶车辆从事“滴滴顺风车”营运,与保险申报情况不符,保险公司拒绝理赔 .
2015年9月18日,宋某将人保财险武汉市车商营销服务部告上法庭,请求汉阳区法院判令保险公司支付车辆维修费13万余元。

车主称是合乘,法院判定营运

庭审中,宋某表示,他确是通过“滴滴打车”软件的“顺风车”平台,与乘客陆某联系,并协商将陆某从群星城送到仁和路,“滴滴”打车软件自动计算出本次路程费用为10元,但至今,他并未向陆某收取任何费用。因此,他当时的行为不能算是营运。
宋某同时称,“滴滴打车”软件只是提供一个合乘平台,法律法规并没有禁止车主在正常上下班途中或节假日、旅游时,带有互助性的合乘行为。事发当晚,他是和朋友一起出去玩,想顺路带个人,其行为属于“合乘”而非营运。
法院审理认为,宋某通过“滴滴顺风车”平台,约定以10元的价格搭载乘客陆某,其行为本质属交易,应属营运行为。且宋某经常通过“滴滴顺风车”平台搭载乘客,改变了家用车辆的使用性质,保险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。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宋某请求。
宋某不服,提起上诉。市中级法院维持原判。

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106920000:2017-12-14 21:18:44